名人所题通城匾额店铺招牌

名人所题通城匾额店铺招牌num

作为一座城市的独特文化标识,位于街市街道的名人手书牌匾店招,无疑是最为引人注目的一道城市风景线。透过名人手书所蕴藏的文化讯息,可藉此窥见城市发展进程中的一丝人文风韵,尤其在当今海内外各大城市建筑日趋雷同、竞以华堂大厦相标榜以至毫无个性的当下,一座处处充盈着名人手书店招匾额的城市,自然凸显出其深厚坚实的城市文化底蕴,耐人细细咀嚼回味,非寻常的同质化城市所可比拟。作为“中国近代第一城”的南通,百余年来名人辈出、人文荟萃,遗存至今依然保留完好的近代人文史迹颇为丰厚,而名人所题匾额店招亦不在少数,虽是片鳞只爪,但也弥足珍贵,此一独特的城市文化记忆,值得当代南通人珍视之、善待之、传扬之。现撮取摭拾数例,期与读者共同赏味研读。

  说起通城名人所题牌匾,“中国近代第一城”的缔造者张謇先生自是题中应有之义。秉持“父实业、母教育”的创业宗旨,张謇自二十世纪之初始,即着手致力于地方诸多实业与教育事业的创建与推进,其中,南通博物苑之建设尤为居功至伟,其深远影响一直延续至今。当博物苑于1905年建成之后,张謇于次年即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以工整端正之楷书题写“博物苑”三字,并镌刻于苑中表门石柱之上。表门自1938年日寇侵占南通后遭损坏,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拆除,当博物苑建成一百周年之际,于2005年按原状复立,现在此三字石额犹矗立于博物苑之北大门入口处。在石额之背面,张謇另写有跋文,记叙题写此额之背景经过及所寄予青年学子之希望,“光绪三十一年乙巳,购并地二十九家,凡三十五亩有奇。越岁丙午,苑馆测候室成,搜集中外动植矿工之物,乡里金石,先辈文笔,资我学子察识物理。愿来观者,各发大心,保存公益若私家物,无损无阙。”先生之初衷,乃在于广搜博取古今中外之金石文字、矿物标本等等,冀望后生学子能以此格物致知、察识世情,而其中蕴涵的深切期许与勖勉之情,正与其为博物苑另题楹联“设立庠序学校以教,多识鸟兽草木之名”相近似。一百余年的历史风烟早已飘散过去,时至今日,重读先生所题跋文,虽只短短的三数行字,依然历久弥新,时时激励警惕着今天的青年学子与后生晚辈,增广自身之学识见闻,爱重乡里之文物史迹,以造就成丰盈宽厚的人格精神。

   现今位于启秀路与濠南路交界处的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是一所百年名校,作育英才无数,而其前身即为张謇所创建的“师范附属小学校”。当上世纪初学校甫建之时,啬翁亦曾亲手题书校名“师范附属小学校”,亦采用极为端整之楷书书就,字体丰腴而刚健,颇有几分颜真卿笔意,一如先生为人行事之风格。在《师范附属小学廿周纪念演说》一文中,张謇以寥寥数语极为简明扼要地标举出创设小学校的用意和苦心,“小学生犹苗蘖也,小学校犹苗圃也。培护径寸之茎,使之盈尺及丈,成有用之才,苗圃之事也。小学校亦类是。前此童子军会操,观其动作行止,悉入规矩,可见小学生未有教而不能者,惟必须教之以其道,乃不误入歧途耳”,“南通教育向不依赖政府,对于现行制度,要当酌准地方情形,弃瑕录瑜,庶几培护乃适其宜;否则全凭理想,以小学生为实验品,悴力劳神,以造成许多罪恶,殊为不取”,“鄙人甚愿服务小学者,勿为成法所拘,致使学童入于歧途。”由上述言语,即可见啬翁兴办小学校之开明与高远处。他本是接受过传统私塾教育的读书郎,在中国传统文化典籍中摸爬滚打了数十年之后,得高中状元,才能一遂青云之志。退居乡里后,毅然兴建小学校以推重新学、传扬文化,更期望“服务小学者”要勇于创新与突破,“勿为成法所拘”,“对于现行制度,要当酌准地方情形,弃瑕录瑜”,在推行小学教育的进程中要善于辨别察识,融合中西方教育的各自精髓与优长,而后培护教导之。实际上,张謇对于“师范附属小学校”的亲笔题写匾额,也真切地反映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一近现代教育理念的先声,对于南通其后百余年的教育事业,实有筚路蓝缕、开启山林的特出功绩,值得今人缅怀追慕。

  作为南通范氏诗文世家在当代强而有力的传承人与推动者,范曾先生以其卓荦不群、高古典雅的诗文书画及国学造诣闻名于海内外,亦可谓当代南通一张璀璨耀眼的文化名片。身为知名书画大家,范曾先生对于家乡南通的人文历史与文化事业同样分外热忱尽力,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范曾即多次应邀为通城诸多商家、学校、医院及企业等社会机构题写牌匾店招,如“南通市百货大楼”“南通文物商店”“紫琅照相馆”“南通中学”“南通职业大学”“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精华制药”“醋酸化工”“元亨利”等等,所题牌匾无不笔精墨妙,风神隽秀,给予观者以极大的艺术审美愉悦。其中,最为广大市民百姓所知的,或应为所题“南通大饭店”五字行书店招。作为南通首家中外合资的现代高星级宾馆,南通大饭店始建于1988年,距今已有二十二年。当饭店大楼以伟岸挺拔之身姿崛起于城市东南一隅之时,应饭店管理方特邀,范曾先生亲笔题书“南通大饭店”五字,笔致端庄工稳、豪放不羁,正与饭店率先引进香港酒店管理经验、独领通城酒店业风骚相与表里,一时间成为城市店招牌匾中的一道璀璨风景。十余年前,笔者供职于南通大饭店,曾有幸一见范曾此件手书真迹,“南通大饭店”五字以竖幅书就于宣纸之上,每字大可盈掌,印象中尤为深刻者,是“饭”字用繁体写成,其右半“反”字一撇一捺之笔势极为开张豪迈,笔触潇洒浑厚、真力弥漫,确实为难得一见的书法佳作,至今忆及,其淋漓酣畅的笔墨神韵,尚历历在目、不容忘却。2000年4月,范曾先生返乡出席母校南通中学校庆九十周年庆典,曾下榻于南通大饭店,笔者更有幸于当夜往其客房趋前拜见并致意,犹记得闲谈中曾与先生探讨书法之话题,语及隶书时,范先生表示颇为欣赏《乙瑛》《曹全》诸碑,因为隽雅古秀、天真自然之故。细细想来,这一论点亦可与其所题“南通大饭店”等行书牌匾相互印证。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南通的现代化城市建设日新月异,众多的街肆、商家、桥梁、河道以及民国年间老旧建筑纷纷旧貌改换新颜,予人以耳目一新、涣然粲然之感。位于南通日报社以西、连接濠南路与跃龙路的南公园桥,经过市政建设单位的妙手整修扩建,原先逼仄狭窄的桥身已然宽阔坦荡,呈现出“老树回春”的可喜态势。细心观察的话,在两面桥身之上,即有范曾先生所题“南公园桥”四字,此四字用行楷书写,字体略见飘逸婉约,显然系范先生近年来的书法风格,与书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南通大饭店”店招相比,更透露出书写者“文章老更成”的一些消息。由此,亦可见范曾先生多年来对于家乡故里的一片深挚之情,虽历经世事之浮沉与风云之变幻,然而对于故土的留恋与挚爱,却丝毫未曾退却减少。在范曾先生艺术影响力日趋扩充深远的今天,看到他为家乡风物所题写的一块块店招牌匾,亦确实能令一般民众与普通市民感奋不已,继而投身于城市的现代化建设中,为城市软实力的提升各尽绵薄之力。

  张謇、范曾所题通城牌匾店招之外,散见于街肆闹市的名人所书店招亦所在多有,即以现当代知名书画家而论,即有启功先生所题“南通国际大厦”,王个簃所题“虹桥饭店”,武中奇所题“南通日报”,赵朴初所题“江海晚报”,张仃所题“南通蓝印花布艺术陈列馆”,范扬所题“文宝堂”等等,可谓异彩纷呈、美不胜收。一张张店招牌匾,犹似散落于城市屋檐之下的串串亮丽明珠,经由现代化城市道路的串联与贯穿,颗颗明珠方才显得熠熠生辉、闪耀不止,仿佛见证着一百余年以来南通现代化城市建设的丰硕成果与卓越业绩,使得通城民众藉此自豪、自信,进而以各自非凡的工作实绩接踵继武于张謇先生之后,继长增高、日进无已,为“中国近代第一城”再续辉煌历史。(作者:张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 038 190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61098998@qq.com

收藏咨询:8:00-22: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在线订购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订购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