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文化的一种独特的艺术,书法是世界艺术市场的奇花异草。从格式区分,书法也似国画,有卷、轴、册、页等,但当今市场上出现最多的书法作品是楹联。

    楹联出现于宋代,它的盛行却在明万历以后。楹联也称对联、楹贴,两幅上下对称,常见字数有五、七、八言,讲求平仄、对仗,内容包含诗句,也可以是格言。像扇子一样,楹联具有雅俗共赏的特点,尤其是乾隆以降,书家的润例多取自对联,大有无书非联之势。

    市场上出现最多的是清中叶以后的作品。

    何绍基(1799-1873年),出生于湖南书香门第,父亲和二兄弟皆善书。他先出入于篆隶古体和北碑,后学行、楷,受争座位和集王圣教序影响较深,保持着颜真卿的雄健和王羲之的优雅之间的张力,晚年书法多显战笔。2003年12月18日的朵云轩上,何绍基的隶书临汉碑残本3.3万元和隶书四件屏轴5.5万元。

    篆书大师杨沂孙(1812-1881年),受邓石如影响,融会三代、秦汉的篆书传统(钟鼎文、石鼓文等),在清末名重一时,吴大澂、吴昌硕均对他的成就有所领悟。1993年、1994年两届朵云轩拍卖各推出一件杨沂孙的作品,拍得5.72万港币和3.2万元。2003年11月26日的北京华辰上,篆书七言对联1.98万元。墨迹如书学专家傅申所说的那样:向着笔画的终端自然地形成枯笔,笔画的开端较粗,逐渐变细成为稍纯的尖尾。

    翁同酥(1830-1904年),咸丰朝状元,光绪帝老师。他早年学欧阳询、褚遂良,后沉醉于颜真卿。其早年书法疏朗宽阔,后期笔法颤动。1993年首届朵云轩行书对联醉里雄辞惊电扫,起来信手揽书看,4.62万港币。2003年10月24日,他的一副行书八言联5.28万元(上海崇源)。

    康有为(1858-1927年)、梁启超(1873-1929年),众所皆知的维新变法领导者。康有为提倡北碑并身体力行,与鼓吹政治一般不惜余力。传闻一位学康书绝似的年轻弟子,与藏有康有为印章的遗孀合作,曾在杭州伪造了康有为大量书迹。1994年春季嘉德上梁启超书法有三幅,楷书对联燕子来时更能消几番风雨,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端秀抒情,与其师不同,5.5万元。2004年1月,康有为的行书横幅7.48万元(北京翰海)和草书四言1.65万元(上海崇源)。在2003年10月27日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梁启超的楷书十五言联价值7.8万港币,2004年12月22日,康有为草书四诗屏在上海崇源售20.9万元。

    罗振玉(1866-1940年),1994年朵云轩上一幅立轴9千元。甲骨文的书写形式对这位精于此道的专家,乃本色当行。同次拍卖还推出郑孝胥(1860-1938年)的楷书对联,2.2万元;此公政治上麻烦颇多,影响了他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其实,他至少是位近代史上少有的对楷书有创造力的书家。2004年1月9日蓝天国拍上,罗振玉的篆书四屏3.19万元;而郑孝胥的行书立轴在2004年1月9日的中国嘉德上售价3.21万元。

    书法要比国画更难推陈出新,于右任(1879-1964年)能推出易识又不落入野狐禅的于体草书,当然地位颇高。1994年朵云轩上,其行书对联湖光远带柳溪水,春色好在桃源家,1.1万元。另一位草书家沈曾植(1850-1922年),书风奇奇诡诡,风格浓烈,1994年朵云轩的章草对联,从0.8万元拍至3.5万元。2003年11月26日的北京华辰上,于右任的行书五言对联7.7万元,其草书立轴在中国嘉德上以7.15万元成交。2002年6月22日的上海敬华上,沈曾植的四体书法四屏2.64万元。

    张大千的两位老师,是当时号称北李南曾的书家李瑞清(1867-1920年)和曾熙(1861-1930年)。李瑞清工魏书,用笔颤掣到夸张的地步,1994年朵云轩上,其魏书立轴(1.1万元)中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曾熙亦以魏书著名于世,但书风不似李氏那么强烈。1994年春季嘉德上有一幅古画仿石溪笔法秋林古刹(4.4万元),和他的弟子张大千比较一番,还是蛮值得的。十年过后,曾熙的书画价没什么变化。2004年1月11日北京翰海上,其行书六言联1.32万元,而两天前的中国嘉德上的校碑品茶园3.3万元。

    现代书法

    章太炎(1863-1936年),朴学大师,其著作古奥。1994年嘉德春季拍卖,篆书七言对联城上赤云呈胜气,眉间黄色见归期,成交价为1.98万元。章太炎在拍卖行最高价的作品还是在十多年前创造的,1993年朵云轩上的篆书轴,9.9万港币。其师俞樾(1821-1906年),工隶书,他的居所曲园是苏州园林中最具学问气的。1993年朵云轩上的俞樾隶书四条屏,有篆书意味,谨严认真,3.08万港币。在同一个拍卖会上还有一幅叶恭绰(1881-1965年)的行书四条屏,1.32万港币。叶恭绰年轻时作了一篇铁路赋,铁路入赋,新鲜。更新鲜的是,他以后果然当了铁道部长。另一幅国学大师马一浮(1883-1967年)的行书,在书家字与文人字之间,写得很放松,估价6千到8千港币。在2003年上海敬华的两次拍卖会上,推出了马一浮的行书七言联与篆书八言联,售价1.87万元和1.045万元。

    马一浮的朋友李叔同(1880-1942年),又名弘一法师,他的前半生入世,男扮女装演茶花女,会乐会画会词会诗也会玩,后半生却来个突变,出家当和尚,选择修道最艰难的律宗且振兴之,激烈与平和都极端地表现在他的身上。弘一法师早期写魏碑,神气十足;晚年以文字宣扬佛教,气韵不温不火,亦大众亦雅人,人见人喜。1994年朵云轩上两幅对子,隶书对从0.9万元拍到2万元,楷书对拍得6.4万元。弘一法师类似的作品数量极多,每天可写四十件,还能拍得好价,可观。他的字假冒的极多,高手所为,单凭无迹可寻的笔墨难断真伪。按佛门道理来说,也是借更多的方便弘扬护生吧。弘一法师在21世纪初的艺术市场上仍是热门人物。在朵云轩的拍卖会上,弘一的许多作品拍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如楷书普贤行愿品赞(51开)售价143万元(2002年6月25日),楷书摹龙门四品四幅50万元(2003年8月18日),行书十六言对联41万元(2003年8月18日); 2003年12月14日,他的出世入世箴言手卷在北京荣宝上拍得121万元; 2004年12月30日,弘一法师的《四分注戒本随讲别录》(49开),在朵云轩上拍得187万元,这不单是书法,还是文化与宗教的价值了。

    21世纪初,当代的一些书法家进行了一次投票,评选出了吴昌硕、林散之、康有为、于右任、毛泽东、沈尹默、沙孟海、谢无量、齐白石和李叔同为中国20世纪十大杰出书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