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30年前有20万,是买1辆桑塔纳风光风光?还是买9000张书画放家里?这里将为大家解读这30多年前的20万。
关于这个问题,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30年前20万的价值。
当年有个名词叫“万元户”这个响当当的头衔,在七八十年代,简直就是土豪的代名词。那时候米价0.14元,肉价0.95元,走亲戚送礼2元左右,压岁钱0.1-0.2元。
如今,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万元户”也变成了历史概念。
那么,现在多少财富才相当于以前的“万元户”?
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伟的一篇权威学术研究报告,答案是:255万!
看到这个数,我也是非常吃惊。
1985年,一辆桑塔纳在国内卖20多万人民币。
按照255的倍数,20万相当于现在的20×255=5100万!
五千万啊,现在大概可以买567辆2016新桑塔纳!
先让我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来一起认识一下这位——许化迟。
  许化迟的父亲许麟庐,是齐白石的得意门生,荣宝斋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任经理。关于许化迟有几个现在看来跟传说一样的故事给大家说道说道。
  1977年,陆俨少来北京,客居许家。陆俨少拿出自己的5张画。让25岁的许化迟去荣宝斋卖了。韩度权当时是荣宝斋收画的一把手。收画一把手,意思是鉴定专家,当时收画,经理说了都不算,必须找他。到了荣宝斋,许化迟说:“有几张画,让您看看”。韩度权说,“你打开吧。”打开看了,韩度权说,留一张吧。许化迟心里一咯噔:留一张?就问多少钱一尺,说8块,结果许化迟就把画一卷就回来了。(当时王雪涛的画12块一尺,李可染15块一尺。)回家后,陆俨少听了生气,不说话。
  30年后陆俨少一张作品卖1000万了。
  50年代,许麟庐的和平画店开业,这家画店的旧址,如今已经湮没在王府井的一片繁华中。但当时,这家在齐白石支持下开出的不足40平方米的画店,却是京城的名家荟萃地,郭沫若、徐悲鸿、傅抱石、张伯驹、李苦禅、启功、黄苗子、黄永玉,都是常客。齐白石每星期都要来画店亲自坐镇,和平画店匾额的四个字,正是他题写的。1951、1952年,黄宾虹的画,一块钱一张,还没人要——因为大家不认识。”
  现在?一般化的作品也在200万以上一平尺。
  1979年,历史博物馆成立了“外宾服务部”,卖一些近现代画家的画,收入用于改善博物馆的经费不足——那时候博物馆来了外宾,请人吃饭的钱都没有,国家财政拨款有限。接待外宾的标准是每人三块钱。但这是天安门前的国家博物馆,三块钱怎么吃饭呐?差额就得从这儿解决。当时艺术家们的画,吴作人一张画卖5元钱,李可染8元,刘炳森6毛、8毛,这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外宾服务部经营到1981年,经营不下去了。卖得不好,国家博物馆卖字画也丢人,画于是得处理掉。但这么多处理给谁,谁又买得起?许化迟,一次性花二十多万,买了全部的画作。都有谁的?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等等。。。
  30多年后,当年风光无限的,20多万的一代“豪车”桑塔纳,如今已是一堆废铁,飘零破败在残风中。。。
  30多年后,当年无人问津的,20多万9000幅名家画作,如今炙手可热,其价值不可计数。
  当然,当年许化迟20万买9000张名家书画的际遇,不是谁人都能有的。我们没有许化迟家那样的世家背景、也没有那样的雄厚实力。
  但也不妨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收藏一些自己喜欢并且买的起的艺术品,就算这些收藏无法让你青云直上,放在家里提高一下生活品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把。(中国题字网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