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会被人问及:专家与藏家的鉴赏眼力孰高孰低?每次都会毫不犹豫地答:“专家是理论派,藏家是实战派”。
   我小时候是武术队的,经过十来年的专业训练,刀枪剑棍拳各种套路能打四十几套,论套路的多寡同门师兄弟中也有几位在伯仲之间的。但如果一放到实战的舞台上,那强弱差距立显高下,究其原因,套路和实战是两码事,如果一个习武之人只练套路而不习散打,到头来也只是个花拳绣腿的绣花枕头,和未习武之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可能还斗不过一个街头常惹事生非的小混混。要想练习的套路能在实战中派上用场,则必须同时练习散打。
   也就是说,如果所谓的专家自己没敢在市场的舞台上掏真金白银下手看准的古玩,他没有过实战的压力也不可能有很高的鉴赏能力,到头来就是一个永远停留在理论上的绣花枕头,只有敢掏钱下手的藏家,他在实战的压力下才能练就一付好眼力。其中不乏有看走眼的,买了赝品的切肤之痛,也只有这种在实战舞台上摔过无数次跟斗的藏家,才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因此,我可以毫不违言地说“真正的藏家在鉴赏眼力上一定胜过所谓的著名专家。”专家会在理论上或某一方面有精湛的研究,但在五花八门、来路各异的藏品鉴赏上一定输给真正的藏家!
   我们在电视鉴宝栏目上经常能见到这样的画面:一位专家问送藏品的人“你是从哪里得到这藏品的?”好象先要试探它的来龙去脉才敢下定论。其实,真正有眼力的鉴定家是不听诸如此类的故事的,唯一的标准即看东西的真实面貌。故事谁都可编,时间的气息是无法模仿的。在此,我也要奉劝一些所谓的专家,在给藏品下论断前千万要慎重,不要妄加评述,否则一定会误导很多爱好者,给他们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看不懂就说看不懂,这不失面子的,犹如一位精通医学理论的专家,并不会看病一样。病理学和临床学是两码事,一个只有医学知识而没有临床经验的人,如果硬让他给人诊病开方子一定贻误别人的性命!
    我之所以要在藏家前冠以“真正”二字,是因为目前社会上一夜间冒出了无以胜数的大藏家,动辄宣称拥有元青花上百件,明洪武釉里红大罐几十个,宣德青花大盘几百件,反正拍卖行创出的新高产品,他们手中都不乏更大更精的同类东西,于是乎建博物馆的有,造艺术城的紧随其后,还印制精美的画册。这些陶醉在自我欣赏梦幻中的藏家绝不是真正的藏家,充其量只能算个仿品的收集者。
  这些“藏家”就谈不上鉴赏眼力了,因为他的眼光已完全误入歧途,蒙上了白内障,一辈子都看不清断不准真假了。

   我总认为,藏品跟着眼光走,区别一位藏家和专家的眼力,就看他手中的藏品等级。他有好的眼光,一定拥有好的藏品。当然,专家队伍中也有几位涉足收藏的,这类理论与实践结合的专家才有资格对藏品作出点评,
 我也碰到过几位在全国收藏鉴赏界大名鼎鼎的专家,当我问及他们手里有什么令人震惊的藏品时,几乎都用相同的口吻回答:我们专门从事这一行的专家,国家不允许我们搞收藏!“
 怪矣!我们国家什么部门什么时候下过类似的规定?假设会下类似的规定,原因何在?是怕你专家藏古而废专业?抑或怕你捡漏而发大财?……难以理解。暂且不论这些,你就表现高尚一些,帮国家捡些漏,抢救一些散落的文物也无可非议吧!你说没有那么高尚,但据我所知,各地博物馆对捐赠者都有适当的奖励,这也不会让你平白无故地做雷锋。事实上,这些专家对自己的口袋是负责的,也是对自己的眼力缺乏信心的结果。他可以给别人随便下结论,作评估,什么什么值几百万,几十万……一旦让他自己作出决定,就犹豫了,不做了,下不了手了,说到底还是底气不足,眼力不佳,因此,我可以再一次斗胆宣告:“真正藏家的眼力一定胜过专家!”
 也有专家用玄学的方式给人作鉴定,用模棱两可的语句回答别人的问题,让人去揣摩,给人的结论用任何方面去思索都说得过去。比如拿到一只青花瓶,他煞有介事地审视半天后说:“东西漂亮的,也有年份,只是这类器型很少见到,可以收藏。”如果这件东西最后是真的到代货,他就答“我当初就说东西漂亮,即是好的,有年份即老的,只有真东西才可以珍藏。”他一点也没错。如果这东西被最后鉴定为赝品,他也同样振振有词地答:“我当时说他漂亮就暗指它是新的,有年份嘛最多一二十年,少见已点明它是杜撰,只是可以当纪念品收藏。”滴水不漏。由此,使我想起一段戏谑算命先生的佳话:有三个秀才在赴考前去找一位“半仙”卜前途,问三人中谁能考上?“半仙”开出很高的价,并承诺不准全额退银两。三人忍痛付梓,那半仙沉思片刻后,悠悠地伸出右手竖起一根食指,左手摸着山羊须,任凭三人再怎么追问他都含笑不答。三人只好怏怏离去。考后发榜,三人全未考上。于是结伴气呼呼地找半仙追讨银两。半仙见三人气势汹汹而来,未等三人开口,就很平静地问:“给我言中了吧?”
 “什么言中?”三人异口同声喝道“把钱拿来,否则砸烂你的店铺!”
 “为什么?”半仙还是心平气和。
 “我们三人全没考中!”
 “是啊,我当初不是竖起一根指头吗?”半仙微微闭着眼含笑道“就已经告诉你们一个也不会中的。”

 三人哑口无言,面面相觑。其实,此半仙就是用了模棱两可的玄学回答了对方,无论什么结果他都稳操胜券。比如考上二名,他就说有一名没考上;如果考上三名,他就答没有一名不考上;若考上一名则他早已预告了。那些专家就用这样的方式在给人搞鉴定,有头脑的人能信吗?搞鉴定,真是真,假就是假,没有模棱两可的结论。最后,我奉请那些用玄学来给人鉴定的专家应该收起这一套江湖术士的把式了。(文章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题字网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