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篆书墨迹保存至今的数量不多,有《武威张伯升枢铭》、《武威壶子梁框铭》、《张掖都尉弟信》(图3-14)等。《张掖都尉桨信》字形是秦始皇“书同文”后的l眨统秦小篆。六“户1"除“张”“名较平稳端庄外,其余笔画均屈折断续明显,乃是被揉搓后修复招皱与破损时所致。它的章法则宛如一方汉印,6字空间停匀,笔画安排适当,各得其所。湖南长沙马王堆1、2、3号墓出土的帛书《老子》甲本,尚有浓厚的篆书结构特点,但也已有一定程度的隶化痕迹,帛书《老子》乙本,结构基本已是隶书,末笔有波碟。

《居延汉简》共两万多枚,写作时间约为西汉武帝天汉二年至东汉安帝永初五年。这批简犊形式多样,内容丰富,其字体有隶书、章草、汉篆。从整体上都具有汉代的恢宏、大度、粗犷豪放的气韵。因为都是日常的手写体,所以较为真实地展现了汉代民间书法的面貌。

东汉的《甘谷汉简》结字扁方匀整,用笔飘逸舒畅,每字中宫收紧,波磔夸张伸展,奔放飘逸,劲秀修长,为东汉中、晚期隶书中较为典型的书作之一。东汉还有一些墨迹草书作品,如《武威医药木腆》.这些章草作品是医家随手所记的医药验证录,故多趋急速,貌似粗率,然而这恰恰体现出一种粗犷、浑厚的朴拙之气,同时又有天真、烂漫、自由之趣。此简的排列布白,给后人的书法创作的章法以很多的启示。